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229230564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者小传:崔景泉,男,汉族,一九五四年六月十日生,大学毕业,政府干部。现辽宁省朝阳作家、诗人, 著作:诗集《浪花》、《春雨》,词集《银皞》,《诗词韵脚字典》,《格律的写作》,《宋词的写作》,小说[华夏上祖《炎黄大帝》]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卷,《颛顼皇帝》一、二卷等 论文有:《古近词学“三大空白”的填补》,《“仄韵脚”诗基本格式新推法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长篇小说.《颛顼皇帝》  

2014-11-13 14:21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上接

常老太师生在母系氏族社会,比轩辕黄帝年长18岁。虽说那时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,可常老太师连其母也不知道,是因其母生下他后就被那鬼疫无情地夺去了生命,此后在外婆的一手拉扯下长大,10岁后的一天,在野外偶然遇到太上无极混元教主元始天尊的大徒孙——广成子,被招为门徒,开始了他深山老林的习觋习武生涯。

神农氏元二年三月五日,也就是公元前3483年,天下瞬间发生特大地动。有熊国(今陕西姬水)也不例外,峒房倒塌,山林起火,人畜死伤大半,宫殿瞬间也变成一片废墟。就连少典王(黄帝父)的宫室二妃也未逃脱殿塌被活活砸死的厄运。由此,父王少典、母后附宝只好率领幸存下的臣将黎民们,翻山越岭昼夜不停地艰难长途跋涉,数日后方到达冀州朝云国(原司彘国,今内蒙赤峰),在朝云王(伏羲氏王的后代)的建议下定都冀州(今朝阳)牛河梁,当时轩辕黄帝还不满一岁。待小轩辕5岁左右,应元始天尊的关爱,旨大徒孙广成子来姬嫔山(今朝阳凤凰山)授教,此后又由常老太师领教,由此小轩辕文武双全,后执掌了天下大权。

常老太师回忆到这时,突然听到耳后有人问话:“嘿嘿!常太师,您老可真有精神头,怎么还不打道回府呀?这里有我呢。”

待常太师回首一瞧,是一贯褦襶、轻佻待人的禺虢(嫫姆公子)嬉皮笑脸地一脚伸前,另脚趋后地站着。常太师闻此,琢磨话里有话,听来别扭,此时气不打一处来,但又不好意思发火。“唉!老叟是老啦,难得你一片孝心啊。告诉你吧,老叟没事。可你为何不在祭堂公守却跑到这干啥?”

“哦,瞧您老说的,本公子这不是有要事请教您嘛。”公子禺虢故意假作慥慥的样子。心想,都是你这个老东西坏了本公子的大事,否则的话,父皇的皇位怎么也轮不到小小的颛顼侄儿头上。

一向灵犀过人的常老太师呵呵地讥笑着,左手捋着雪白长胡右手拄着狮头拐杖,端坐着暗暗地寻思道:啍!兔子尾巴终于要暴露了吧。此时转首睃目:“噢!既然有要事那请速速叙来,也好让老叟听听。”

“嘿嘿,不愧为父皇(黄帝)的大师、左膀右臂,大华夏囯的左大监。呵!一点即透。”此时的禺虢故意摆出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架势,倒背手便由常太师的背后溜过,躬身贴耳正要吐出憋在肚子里的肺腑之言。

嗅觉一向灵通的常老太师闻他满口酒味,便更心不耐烦地将狮头拐杖猛力往地一戳,嗔怪道:“混账!老叟的耳朵还不聋,闪开点,有话就说有屁快放,老叟没那么多的耐性!”

公子禺虢瞧常老太师的不滿情绪,猛然抬起头来,悻悻地狠狠眄视他一眼,“唰”下子将脸甩开,默想:你这个老不死的,竟敢辱骂本公子。随即又回想一下,小事不忍乱大谋,便怒不可遏地点一指常老太师,转首假笑道:“好!本公子就说。”即说:“老太师您说,天下有帝王逊位把皇权不交给儿子而交付给孙子的道理吗?”

“哼!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呀。有,轩辕黄帝就是,他这样做得很好啊,这不单是黄帝英明的遗嘱,也更是嫘祖母后生前的嘱托。”常老太师也狠狠地睥晲他一眼,甩过头去。

公子禺虢闻后嗔怪地垂首思索一会儿,故作未听叙过的样子,再次慥慥贴近转首盱眼望天的常老太师面前,“嘿嘿”地霭笑着蹲下,小声道:“噢!原来是这样呀,那我母后怎么就一点也未与本公子儿透露过呢?哦!本公子明白了,原来母后(嫫贵妃)与皇阿爸是一个鼻孔出气呀,分明是瞧不起吾。” 

“哎,你这话说得可有点差也,难道你父皇对你不好吗?难道你母后对你不行吗?据本老叟所知,父皇每次下巡天下回宫的第一件事,就是将所有在宫的公子、公主们叫到宸居,问长问短,问寒问暖。比如说,问吃住如何、学业如何,长大后如何报效国家、报效黎民等等,嫫妃母也是如此。本老叟想,这些你不会忘记吧。再说,你父皇与嫫妃母们昼夜何等忙、何等累呀!他们全年大半时间是长在各侯王国的闾里(乡里)吃的是啥?住的是啥?干的是啥?他们是与民同吃同住同干。他们心里装的是天下人的幸福,大华夏国的未来!可你呢,整天为的是啥?为的是个人的荣誉、权力、天下!就你这样的无学无术、无功无德、无良心人也胆敢站在老太师面前要官要皇位?呸!”在祈祝声、哀乐声、磬铃声的巨大悲痛中,宫廷公公(内管)兼宫廷侍卫官容成透过滚滚的紫烟隙,瞧见公子禺虢不在守堂,反而跑到痛心交加的左大监常老太师那讨什么话去了,气得公公容成火冒三丈,悄悄走近一闻果真如此,便睅目恕叱道:“好哇你禺虢,父皇升天你不但不感悲痛却跑此又叙又笑地骚扰常老太师来了,你的良心何在?您也瞧瞧二位公主,个个哭得死去活来的,可你、你,自以为公子整日游手好闲、吃喝玩乐、无所作为。呸!去,速速守堂去。”随即甩袖而去。

公子禺虢瞧容成的嗔怪样子,便将嘴撇得像驴嘴般指划道:“哼!你不就是个宫廷管家吗?谁都敢管,不自量力。”

在旁的侍从们闻后,即颦蹙又揶揄着捂嘴,个个目不转睛地冷视他,尴尬面赤的公子禺虢有如盗粮的仓鼠般,羞赧得无处藏身。常老太师目睹禺虢如此骑虎难下的场面霭释道:“呣,容公公言之有理呀。容公公在宫也是几十年了,一直在轩辕黄帝身边辅佐,宫内的大管家嘛,上传下达来迎去送,大小人情哪点都离不开他。这也就是说,朝内朝外的事他都懂,也全晓得。公子孙儿禺虢你就多听听容公公的好言相劝吧,这也许对你今后益处多着呢。”

“唉!可本公子还是不明,那颛顼是位侄儿,他的辈份在本公子之下,按自古以来的礼章,父皇逊位理应由几位王兄或吾即位,从哪条礼节上也轮不到孙儿辈份上啊,况且颛顼侄儿也不比本公子强啥。”一项磨叽而觊觎于己目的的禺虢仍在肆无忌惮地唠唠叨叨着。

此时,头脑敏锐、文武高强、战功卓著、天下赫赫有名的大华夏国左大监常仪再憋不住气了,“嘭”下肃立愤怒指道:“岂有此理,乱弹也、乱弹也!”随后昂首向天叹口长气,颤抖回首睅目逼近禺虢:“唉!老朽戎马一生,闯南杀北,奋战疆场,从未为个图名图利图权,也从未经过像你小小的禺虢不听他者好言相劝,竟敢在老叟面前撒野!要不今个是你父皇的节哀,本大监立刻启用国法将你禺虢打入水牢!”

刹时,殿堂内外来凭悼的男女老少却不知此处发生何事,悼念的人群像潮水般涌来。农业大臣祝柱、水利渔管大臣封宁放下手中急事,匆忙向常老太师这跑来,愈聚愈多的悼群中,大臣祝柱目睹年长的常仪正在发火呢,默想“坏了”,这位当朝元老现已年迈,就是当朝皇上在此也得谦让他三分,何况下臣。随即呼道:“哎!节哀的朋友们,请闪开点、闪开点!噢,常老太师息怒,请息怒!啊,是谁胆敢惹怒老太师呀,吃了豹子胆啦。”

接着跑来的大臣封宁瞧唇紫颜青混身发抖的常仪,仍一动不动地站抖在那,焦急地呼到:“侍从,御医!速将老太师护送回府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