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229230564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者小传:崔景泉,男,汉族,一九五四年六月十日生,大学毕业,政府干部。现辽宁省朝阳作家、诗人, 著作:诗集《浪花》、《春雨》,词集《银皞》,《诗词韵脚字典》,《格律的写作》,《宋词的写作》,小说[华夏上祖《炎黄大帝》]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卷,《颛顼皇帝》一、二卷等 论文有:《古近词学“三大空白”的填补》,《“仄韵脚”诗基本格式新推法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4年11月27日  

2014-11-27 19:22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4年11月27日 - 白水 - 2229230564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颛 顼 皇 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 卷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回   大内除奸匪叛新君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桐君府弄太师怒解淸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大内出奸外贼叛,顼皇谋讨征江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桐君公主弄监府,仪老夫人评理谈。

  公元前3381年3月12日晚,七天的大华夏国哀悼日已经结束了,第八日的早晨,桥山巅依然清风凛凛,绿油油的小草从大地里钻了出来,茂密的森林随着莺歌燕舞的呼唤声,也吐出了鲜绿的嫩芽,让人看上去一切都恢复了往日的生机。正在来桥山参加葬靴的大华夏国中央宫廷的相臣、大小胥吏、御林军、宫娥们在新君颛顼的率领下,准备返宫时,突然前方汗流浃背地跑来几名信兵,不顾侍卫的拦阻,呼哧带喘地闯进殿帐,向正在端坐御椅的顼帝奏道:“禀奏陛下,江南苗国蛮虎起兵造反,率两千人马正朝涿鹿开来!”

  顼皇听后忙问:“是何样人也?”

  信兵道:“那蛮虎两鬓倒立,狼眉豹足身长两翼,自称是蚩尤后代。他手持长毛大戟,嘴里还不停地骂着……”

   “啊!嘴里骂着什么,速速奏来。”焦急得邹屠氏闻后瞧信兵恐惧样,便迅速转变表情地:“噢,请兵弟,不要惧。”

   那名信兵撩眼偷视下正在默思的颛顼,转首向站在一旁的另名信兵使个眼色,那第二位信兵便开口道:“回禀皇上、皇后,他们耀武扬威肆无忌惮地大呼什么:‘推翻颛顼小儿,拥立太子禺虢登基!……”

   此时,一项沉默静思的颛顼却睅目道:“啥!”又突然颦蹙着双眉,仰靠着御椅道:“唉!看来真的要动手了,他们是朝朕来的呀!”

   “放肆!他们胆敢违抗圣旨!违抗遗命!真乃胆大包天,有损先皇的脸面,有损于天下黎民的期望,有损大华夏国的命运和未来!”邹屠氏后叙到此时,愤怒的面颊有如天空翻腾的云,泪水刷地淌了下来,“再说,先皇(黄帝)哀悼日刚过,新君还未回宫登基呢。兵弟,本后问你们,那扬州牧府官老爷们呐,他们都干啥呢?为何不就地剿灭,剿灭!”

     “哦!皇后息怒。回禀皇后,因贼王蚩龙被当年黄帝斩首后,从未确立扬州王,便一直由江水王少昊(玄嚣)代管,可昊王年老体弱,而且又在桥山参加父皇(黄帝)葬靴祭礼,至今未到达江南。虽然大华夏国右大监大鸿,武相常先己率军赶赴路上围堵,却只是消灭少数叛军。而穿越那茫茫林海、泥潭、河流、大山谈何容易!”头一信兵颦蹙慥慥的有理有据回道。

胜奔氏妃从一旁闻后,瞧瞧御椅上静的顼帝,悄悄步近那信兵:“兵弟,这么说你们是鸿大监、常武相派来的了?”

 “回禀胜妃,正是!那蚩匪武艺高強、顺风能闻千里,逆风能听百途,飞崖走壁,无综无影,连吃睡都在树上、崖上。瞧,我们送信的百名弟兄,霎时间就被蚩贼们灭掉九十六个,只乘下弟兄四人了!呜呜……”第二个信兵叙着叙着就痛心地哭了起来。

邹屠氏后闻此,双眉紧蹙即气又急,闷思到:此贼帮伸手不凡呀,要不迅速想法剿之,势必带来后患,可那沆瀣一气的公子禺虢是怎么结识他们的呢?这四名信兵又是怎么避开追杀来到桥山殿帐的?邹屠氏后转首瞧瞧还在垂首静思的颛顼帝,颛顼帝忽然抬首严肃地问:“那你们是怎么脱开贱匪们追杀的呢?速速奏来。”

那两位信兵闻后扑腾跪地,侃侃道:“回稟皇上,弟兄四位瞧大事不好,顿时翻入深河潜水顺流而逃,己整整几日未食了。请皇上明查。”

这时顼皇明白了一切,道:“好吧,卫兵!将四位信兵迅速领入营房进飨,饱飨后好生休息,待旨。”

两名侍卫随即跑进殿帐。待两名信兵叩谢完后,便尾随两名侍卫兵兴高采烈地直本营房而去。

殿外,朝阳从东山丫冉冉生起,早已备好返回冀州涿鹿黄帝城的所有宫廷臣相、大小官吏,部分侍卫,御林军、宫娥们也早在帐外整装待发,就等颛顼皇上的一声令下了。

焦急得嫫母祖妃,在两名宫蛾的挽扶下,手拄孔雀杖步出宫帐外,昂首望望东方的太阳:“孙女们,陪本后去相府帐瞧瞧,怎么还不出发呀?”说着即向那边慢步走去。

一侍卫骑马跑来奏报道:“祖后奶奶,皇上有请!”待嫫祖妃刚要开口问个明白,却见那名侍卫葱忙跨上马“咑!”声,又直奔相府帐那驰去了。

一宫娥转身瞧那名侍卫的焦急劲,怨声道:“哼!瞧他那个德性,连个礼貌都没有,不就是个老侍卫吗?”

“哎,话可不能这么说,想必孙皇儿有要事。走!陪祖后奶奶觐见。”嫫姆祖妃叙着起身又向帐殿步去。

帐殿内臣将们已基本到齐,颛顼帝端坐御椅等候。胜奔氏皇贵妃瞧嫫姆祖妃己驾到,急忙步下御台,将她慢慢扶上早已备好的祖妃座位坐下。

待大家予嫫祖妃请完安后,颛顼皇上开口道:“诸位爱卿,朕将你们召来有一要事商量。大早有四名信兵从扬州跑来奏道:扬州出一叛匪,名曰蚩虎,自称前贼蚩尢后代,率二千人马正向我涿鹿城开来。现鸿大监、常武相率军正在路上围剿。可此匪帮个个武艺极强、飞崖走壁,很难灭之。我百名奏报信兵途中被他们发现后,惨遭不测,瞬间丧生的有九十六个,最后四名翻河潜水而逃。朕急诏你们,就是看谁有良法妙策剿之,速速奏来。”

诸位重臣们闻后,个个气得面青唇紫、咬牙切齿、火冒三丈。此时端坐御台上的祖妃嫫母手持孔雀杖颤抖道:“哼!一个小小毛贱竟敢在吾大华夏国哀悼之日聚众闹事,这是对刚刚龙驶升天的轩辕黄帝藐视和侮辱,是对新继位皇上的歧视和践踏!是对大华夏囯的黎民公开的挑衅与叫嚣!此贼不除必有后患也。要除、迅速铲除,一网打尽,决不漏掉一个!”

老祖妃的一席愤怒之言,更加地激起了诸位重臣们憎恨和愤慨,大家个个睅目举拳:“好!老祖后叙得好!事不宜迟,请顼皇下旨吧。我们要誓死捍卫大华夏囯!誓死捍卫天下黎民!誓死捍卫美好的大同社会!誓死保卫涿鹿宫廷,颛顼皇上万岁,万万岁!”

“嗯!谢诸爱卿一片深情厚意,誓死誓言。但事情并不是那么严重,也不是那么简单。毛贼们人少,武器装备差,组织能力差,战争经验不足乎,只是一时意气冒犯而以;但是,毛贱们各个武艺高强,善飞崖走壁偷袭,很难对付。诸爱卿,你们都是开国元勋,当年跟随爷爷皇身经百战闯北征南,都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,曾剿灭蚩尤、夏耕、夸父等孽王妖王们。朕想,还是多听听爱卿们的良方妙策吧。”

政相岐伯仔细听后,激动地站起道:“顼皇分析得甚好,一语道出了擒贼斩妖的良方。轩辕兵法曰:‘地形有通者,有挂者,有支者,有隘者,有险者,有远者。隘形者,吾先居之,必盈之以待敌;若敌先居之,盈而勿从,不盈而从之。’蛮贼们人少而精,往往处在隘形中与我大军戏斗。所以,我们要用大军围之困之,精兵攻之注击贼首,然后一网灭之。所以,当务之急是捍卫涿鹿城,更重要的是捍卫顼皇;二是由本相亲率部分精兵配合鸿大监、常武相大军诱敌灭之。请顼皇速速下诏,不得再迟。”

“好!相爷言之有理。可精兵得须多少,是从何挑选呢?”颛顼皇闻后道。

首相岐伯胸有成竹地手捋苍胡:“呣!依本相之见,精兵也不在于多,二千足也,要从江南挑选武艺极强的。小小的蛮贼也只不过有几个武功较好而以,其余的也只是陪死之徒。哼!况且吾大华夏国能人遍布天下,扫净一小撮匪崽有何难也!请顼皇放心地瞧本相的吧。”

顼皇闻此既高兴又忧心,肃立道:“不!相爷功高盖世,为大华夏国立下大功!可相爷今已年迈,不宜长途跋涉,以免体力不支。朕旨:‘大华夏囯政相岐伯,祖后嫫母率大华夏国中央宫廷御林军、臣将及皇室家眷大小胥吏等迅速起程,按日返回涿鹿宫廷。朕的五位大师赤精、大款、柏亮子、柏夷子、渌图子,臣力牧、风后、左彻随朕讨伐贼匪。退朝!”随即在相臣们一片祝福的叩首中散朝了。顼帝亲切地送走相臣们后,返回帐殿长长叹口气道:“五位大师,你们谁能向朕再荐贤名能人,最好是箭法盖世皆知的英雄。”

2014年11月27日 - 白水 - 2229230564的博客

 

柏夷子闻后高兴道:“回禀陛下,下师到有一人,是二年前狩猎时偶见,昨日特意来此自荐护驾者。”

  顼帝闻后激动道:“耶,真乃天助也,此、此人现在何处,速速招来。”

只见大师柏夷子起座直奔殿外,稍一会儿领进一俣俣的、方脸浓眉、两眼炯炯有神的人,年方二十左右,长像一表人才,举止招人喜爱。进殿便施礼叩道:“奴婢叩见顼皇,顼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 “呣!平身。你叫何名,是从何而来,家住何处,为何自荐护驾,师父乃何许人也?”

“回禀皇上,奴婢名曰‘羿’,从江南来,家住扬州,师名‘弧父’,因陛下在位棘城时,为民、利民、护民,深得民心。奴婢恩师遗言:‘习武不是为己,而是为民孝君报国杀敌。’得知江南叛匪蛮虎不顾天下黎民反对,肆意枉上作乱,企图趁先皇(黄帝)刚刚龙驭升天,朝中不稳之机,搬倒新君的大逆不道之举,由此冒名而来。”

顼皇闻后高兴地:“噢!好,好。这么说来,你是与那个蛮虎同乡、同族喽?是特来自荐护朕的了。”

“回禀皇上,奴婢正是,但同族不同亲。奴婢早就憎恨蛮虎,今个特意自荐逐顼皇一臂之力,灭掉蛮虎及其同邦,还皇上一个安康,天下一个太平。”羿叙到此时,顼帝静坐沉思,专心致志地动察思索着羿的一言一举。

羿的慥慥忠诚的言语,爱憎分明的态度,未用多时却博得了顼皇放心的微笑,他再次诇问:“这么说来,你自幼就认识蛮虎,那你为何对他又那么憎恨?大概你们是一师之徒却向来龃龉所致吧。”

“回禀皇上,奴婢与蛮虎并非一师,我师弧父一生只有一徒,待奴婢未出徒时师傅便染病身亡,此后遵师遗瞩克苦自练而成。可蛮虎身为当朝命官下大夫,不为朝廷办事,打着为朝廷捐税的旗号却私自增加苛捐杂税中饱私囊,不从命者削鼻割耳。”羿叙到此伤心地痛哭起来了。一会儿又拭泪叹道:“唉!叛匪蛮虎害得黎民个个敢怒不敢言,只好忍声吞气,自认倒霉,不敢惹之,最终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